• Jun 20 Wed 2007 23:22
  • 怡安

有時候會忘了那些穿著制服的日子
背著書包 踏著布鞋
為了簡單的事情訴說著一些複雜的情緒
妳常常把不開心的事放在心裡
而我卻不斷說著自己的心情

那些小卡片雖然收著 但很安靜的躺在抽屜的角落

高二中秋節 大雨過後我們到了華中橋河濱公園
妳明明就懷疑那是妳最喜歡的張學友在唱歌
還是硬被我拉到河邊聊天
突然間妳大叫 「阿~~」
連捏帶叫的往那一小撮人跑去
完全不管放在地上的書包

我撩起裙子忙把兩個人的東西帶著
「真的是張學友啦!!」
真不敢相信 天王張學友!!
竟然在草地上對著20個左右的人群唱他的新歌
「想和你再去吹吹風~雖然已是不同時空~還是可以迎著風~隨你說說心裡的夢」

妳尖叫著「張學友~~」 叫到他都回頭看妳
還不停問我願不願意為妳搬走他的立牌
我心裡只想著「真酷,那個真的是張學友」

那就是我們的17歲


妳說我變成熟穩重了 有時 我情願自己還是那個瘋狂的小女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rrefun 的頭像
torrefun

最好的時光

torref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安
  • 秀惠

    那年儀容檢查 妳為了保留及肩的美麗長髮
    頂著一頂俐落假短髮到學校

    那天妳帶著無處可去的我進住妳朋友家
    我在她的學校裏晃 等妳下課

    那晚妳因為失去了喜歡的男生 倒在我肩膀上啜泣
    唱著一首又一首傷心的情歌 我代替他聽

    後來妳去了一趟北京 好似變成勤勞的用功學生
    努力讓自己有國際競爭力

    從妳發出咯咯的笑聲
    讓我聽到青春的真摯跟快樂的原貌
    妳毫不遲疑帶我找留宿之地
    偷偷懷疑妳的實際年紀超過十七歲
    等上大學 又嫌妳不夠穩重

    今天 妳還是頂一頭俐落的髮型
    說著妳跟其他女孩的愛情故事
    ------------------------------------------

    始終無法對妳們說 現在的自己跟當年的差別
    - 少了點對人生的幽歎 多了點腳著地的樸實
    多了點耶穌灑在我身上的金粉 少了點三島由紀夫的菸灰

    確定的是
    我愛那個夏天 妳陪我經歷的一切狂浪
    見證了我們奔放不能回頭的青春
    和對愛情自以為是的詮釋

    謝謝妳和我聯絡
    讓我回憶來時路
    讓我更穩地站在地面生活 - 奔跑 - 再度起飛
  • MissOdd
  • 今天在捷運裡,
    看到一個帥氣的松山小學弟。
    真的很帥呢,
    整個感覺有打扮,
    書包還斜背的剛好長剛好短,
    個人覺得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起碼對於高中時的我來說,
    要把松山那個包背到這麼有造型,
    真的是極難達到的一個境界。


    禮拜日跟解嗨的小姦和被黏住的秀惠分開後,
    我一路晃阿晃的回到了松山高中。
    本來我只是想去聯合報那裏買個書,
    但在書店待不到10分鐘就離開了。
    沒有意識的,就走回松山高中了。
    每當遇到瓶頸,
    我總會想回高中看看。


    畢業幾年啦?
    有點忘了,
    這是畢業後第五次回去,
    第一次大概是剛畢業那年回去看校慶;
    第二次是回去申請重發畢業證書;
    第三次是某個夜唱過後的清晨,
    跟秀惠回到學校後面的宏爺大吃特吃,
    老闆居然認出我們倆,
    整個有嚇到;
    第四次是要去上海之前,
    自己一個跑回去,
    也不知道要幹嘛,
    就只是把記得的地方都繞了一遍,
    走了一遍;
    這是第五次。


    我覺得松山有一股很迷人的魔力。
    其實在高中的那當下,
    我是沒有甚麼感覺的,
    如同我在東吳時也沒有感覺,
    但我現在也開始會懷念他了。


    記得高中的時候,
    一切都是很單純的美好。
    傻傻的總會把生活裡小小的瑣事都自以為的擴大化,
    例如今天太陽很大卻要升旗,不開心;
    例如今天要換位子但遲到了坐到老師正前方,很生氣;
    例如今天跟誰誰誰一起上學,很開心;
    例如今天的每節下課都有人來找我聊天,非常快樂;
    諸如此類,
    身在其中的時候,
    我怎麼都沒意識到這也許是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候。


    我記得高一的時候,
    升旗總會看到阿萍站在他們班的前面,
    他大概是我看過最沒氣質的美女幹部,
    你總會在走過他身邊時聽到他旁若無人的飆出幾句髒話,
    雖然已經很習慣,
    但每次都還是會被嚇到。


    我記得高二的時候,
    很愛跟小姦在那傳紙條,
    明明就坐在附近。
    有時候還用丟的,
    老師對不起,我們真的很沒教養......
    或是在彼此的小本子上面留言,塗鴉,
    我的小本子上總有滿滿的東西,
    小姦的字,秀惠的字,還有很多很多人的字...
    每次想起來,
    都覺得到底那時是有甚麼情緒可以寫這麼多東西,
    是有多忙需要用到這麼厚一本記事本,
    還總是覺得他隨時厚到要爆炸。


    還有高三的時候,
    班上一群人很愛在掃地時間站在走廊往樓下吐番茄,
    方式大概就是自以為幽默的把一顆顆的小番茄,
    先塞進嘴裡再用力把它完整的吐出來,
    看著學弟妹在下面掃地,
    我們就在上面吐,
    其實這真是一件很惡質的事情,
    但我記得當下我是覺得挺好玩的。


    每次想到在學校的生活,
    臉上都會浮起笑容。
    那些高中時做的瘋狂的蠢事,
    高中時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憂鬱,
    高中時無聊卻又真的好笑的玩笑,
    沒有掩飾非常貼近的感情,
    我想我真的都有把他好好的放在我的腦袋裡。


    很想感謝誰,
    可惜目前我還是個無神論者,
    那就直接感謝松山高中吧,
    感謝他讓我在那裏留下很美好的回憶,
    交了幾個到現在都還能談心的好朋友。
    希望這樣的美好我可以一直牢牢記住,
    知道這個世界還有這樣美好的地方。
  • ㄉ一ㄝˋ ㄉ一ㄝˋ 小安AND機機

    高中真的開心
    松山真好
    我愛聯合報蒸餃跟弘爺的奶茶

    torrefun 於 2007/10/11 1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