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往境內移動:進行結構改革
APEC Moves Behind the Borders: Taking on Structural Reform
 
APEC E-Newsletter vol.13 June 2007
雖然APEC已經越來越靠近自由與開放的貿易投資目標,但是APEC經濟體不了解它們「整合」使彼此互相受益的潛力,且可改善生活水準。境內障礙妨害了亞太區域內的成長強化與聚合。
現任的經濟委員會主席Bob Buckle(紐西蘭財政部)對此表示,雖有一些證據顯示了亞太區域正逐步邁向整合狀態,然而此過程是不勻稱的,有些處於低收入的經濟體們並沒有趕上(catching up)。
Buckle解釋了長期下來,該如何使較低收入層級達致成長,與如何使較高收入層級達到穩定成長,其所要採取的措施可能是差異很大的。
這意味著結構改革將會不斷面臨挑戰,並且將受到許多質疑。不只是要提高發展較慢經濟體的表現,也要使近來許多成長表現良好的經濟體在未來能夠持續成長。
結構改革的擁護者指出,1980年代一些經濟體進行全面性結構改革時,如紐西蘭與英國便從中獲取了戲劇性的收益。結構改革幫助經濟體保持總體經濟穩定,使它們擁有比較優勢與較好的內政能力,促進經濟成長與彈性恢復力。
Buckle談到1997年到1998年的東亞金融危機暴露了虛弱的制度與不足的治理結構,對經濟成長與穩定造成的影響。他認為這個教訓顯示了亞太區域內,加強風險管理與金融市場制度的治理、改善透明度與管制能力的重要性。
某些證據顯示了亞太整合機制的運作可能無法符合APEC某些經濟體的期待,這是因為境內障礙或結構障礙,皆與國內政策及制度相互關連,這些障礙可能以國內管制、競爭架構與治理結構的形式出現,阻礙了市場與商業能力的效率運作。
為解決上述這些結構政策議題帶來的挑戰,LAISR2004)定義了結構改革五大主要領域,分別是「管制改革」、「競爭政策」、「公部門管理」、「公司治理」與「加強經濟法制基礎建設」。2005APEC領袖同意以LAISR 2010做為路徑圖,承認結構改革對實現貿易投資自由化的理想,是不可或缺的工作。
Buckle指出商業環境可能對整合機制是否能良好運作發生影響。舉例來說,一個作為投資標的經濟體的相對吸引力,與其汲取新技術的能力,將依賴於它的商業與投資環境。結構改革可以從多方面改善商業投資環境,減輕包括管制負擔、稅金費用、財務金融等方面的不便,並使市場運作更加有效率。
促進品質更佳的跨境貿易與投資流動將可推平賽場,應國際商業需求消除對外國投資者差別的優惠政策與管制。Buckle談到「這個世界注重更強健、更具彈性恢復力、與效率性的市場,這個市場將可協助經濟體們在跨區域中配置資源,發揮國際比較優勢」。
跨境生產過程的地點變換標示了經濟體進行結構改革的重要性,特別是對公司與財務部門,以及其他創造良好商業投資環境的相關環節來說。結構改革的重要性將會越來越重要的原因在於,產業鏈的每個環節分工已經分散到區域甚至全球不同的經濟體中。服務貿易中各項領域近年來較傳統的貨物貿易成長的越來越快,如自然人流動、投資與資訊交換。越來越多的貨物與服務是在許多不同的地點被生產。
玩偶「芭比娃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此例也曾在今(2007)年初被APEC資深官員在貿易政策對話中引為例證。最初的設計在加州進行、中華台北負責提煉將玩偶塑形的乙烯、尼龍頭髮則由日本製造、而中國生產玩偶的衣服、再由加州鑄模、最後印尼和馬來西亞裝配完成、並由加州從事品管與行銷工作。
Buckle認為健全的國內制度與功能良好的市場甚至可使經濟體對外從事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與促進貿易議程時更有意志力。這是因為處於良好內政與結構政策的經濟體,其境內產業在面對政府對外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後的外國競爭,與自身調整時將可處在一個較有利的位置。
在這個時刻,有部分的經濟體可能會有點不太情願開放它們的市場,Buckle指出因為這些經濟體擔心「競爭」所造成的衝擊。所以結構改革不僅能提高貿易改革的收益,並且也強化了真正達到貿易改革目標的可能性。
良好的結構政策與智慧財產權保護,將可以令人更加嚮往從事商業經營。如果缺乏一個適當的經濟與法制基礎建設,缺乏執行與完成管制的能力,即使有運作良好的政策還是會失敗。澳洲大學教授Andrew Stoler舉英特爾(Intel)為例:「英特爾不會對一個不重視契約司法性的經濟體投資半導體設備」、「所有政府了解到保護智慧財產權是一個要嚴肅面對的問題,因為經濟體們是不會跟無法被信任的經濟體進行研究或發展計畫的合作」。
勞動力遷移可以幫助消除所得差距,當低所得經濟體的勞動力移動到高所得經濟體中,發揮高報酬優勢,如此便增加高所得經濟體中的勞動供給,減低了低所得經濟體的勞動供給與所得差距。遷移簡易化可促進經濟體間更加的平等,Stoler 指出服務貿易自由化對於APEC來說比其他區域更為迫切,他強調目前有若干區域內國家在擬定相關貿易協議時,都確立了如建築、工程或看護等,屬於服務性領域的相互承認協議,提供其他國家的服務資格認證。他特別提到APEC中的東協(ASEAN)成員在這方面的發展十分積極。
APEC中有一些工作組正致力於管制革新與結構改革的議題,今(2007)年1月就任EC主席 Buckle先生對此進程表示十分滿意,「所有APEC工作階層都強調透明度與良好行政規章」的重要性,缺少透明度或好的行政法規,就無法發展良好的公部門治理或公司治理。「競爭政策與解除管制小組(CTI/Competition Policy and Deregulation Group, CPDG)」與OECD已經發展出「管制革新整合式查核清單(regulatory reform checklist)」,會員經濟體可利用此一工具自我檢視本身對外管制系統。率先進行檢視的會員為美國、香港與中華台北,並且將它們檢視的成果於去(2006)年經濟委員會第2次會議上進行分享。今年澳洲與韓國也即將於6月底舉行的經濟委員會第2次會議上,分享管制革新自我檢視的成果。

譯者:艾煦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rrefun 的頭像
torrefun

最好的時光

torref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